周总理的厨师尹守森
日期:2012-09-05 17:33:55   来源:   


  在外交部工作的长垣县城关镇顿庄村厨师尹守森,六十年代初,曾随周恩来出访亚洲各国,1968年,又为周总理作专厨服务一年。在总理身边工作的日日夜夜,尹守森经常聆听他老人家教诲,尤其是总理简朴的生活作风和慈母般的胸怀,使尹守森终生难忘。“敬爱的周总理,永远是我学习的榜样,永远在我心中”,这是老尹的肺腑之言。

  我吃石头蛋都可以消化
  周恩来总理、陈毅副总理访问非洲的加纳国时,到达的第二天便到中国大使馆看望驻加纳以及随同访问的工作人员。这时,尹守森正在使馆餐厅门口拣豆芽,周总理走向前与尹搭话。
  “你瞧瞧,这是怎么回事?哪个脑袋不能吃?为什么要搞掉哇?”
  “总理胃口不好,豆芽的脑袋和根不易消化,掐下来要好一些。”
  “我吃石头蛋都可以消化,不要说豆芽的根和脑袋了。快不要搞了,中国多少老百姓连这样的菜都吃不上,我们能吃这样的菜就不错了嘛”,“在国外,要时常想着我们的国家,想着中国的老百姓啊!”
  跟随总理的朱宝义同志解围地说:“总理,到里边再看看吧!”
  “你这个主任就不行,不要这样浪费嘛!”
  1968年,我国正处在“文化革命”的动乱时期,周总理为了党与国家的最高利益和全国人民的生活,忍辱负重,苦撑危局,呕心沥血地日夜操劳,身体一天天消瘦下来。尹守森看在眼里,疼在心上,一天吃晚饭时,向总理提出把他每天三元的生活标准再提高一点的请求。
  “我是国家总理,我的生活水平低了你要求,下面的老百姓的生活水平低了谁要求呢?就这么多钱,家由你当,帐由你算,不要超了,不要和我算帐。”
  周总理身患胃病,但自己吃饭从不点菜单,做什么皆由厨师定。他每天一大早就外出,夜里很晚才能回家,往往只吃一碗绿豆稀饭和两块面包,便又到办公室里通宵达旦的工作。
  总理管外事,经常到外交部找陈总商谈事宜,中午吃饭总跑到外交部的职工食堂排队就餐。一次,一位机要员劝他到部长的小灶去吃,总理风趣地说:“怎么了,光兴你吃,这里的桌子不是规定你一个人的,我也可以坐嘛!”

  能省一分算一分
  周总理吃的节俭,用的穿的也非常简朴。尹守森刚到总理住处时,曾在总理办公桌上看到一支二三指长的铅笔头,用细线绑在蘸笔杆上坚持使用。五分钱一个的铅笔刀,总理用了一年多,警卫员请求再换一个,总理和蔼地说:“用着很快嘛!啥时不能用再找你。工人同志造一个铅笔刀不容易,随便扔掉怎么能行哟。”
周总理下班回家后爱穿布鞋,他穿的圆口黑色布鞋脚后跟磨偏了,同志们准备给换一双,总理不肯:“这鞋我穿着舒服。”
  总理爱穿中山服,他说:“我是中国的总理,就要穿我们自己民族的服装。要尊重自己的祖国。”衣领烂了,他换个衣领再穿。总理用的毛巾,拿起来看着透明,也不说换新的。
  周总理每天都要熬夜,为不影响身边工作人员的休息,他就动手用旧报纸沾一个简易灯罩,罩在红灯罩的外面,使灯光暗下来。
  他总是说:“我们的国家还不富裕,能省一分算一分嘛,要把钱用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国家领导人象父母一样
  周总理虽然很忙,但还是挤时间找身边的同志谈心,征求他们的意见,询问每个人的家庭情况,帮助学习文化知识。
  警卫员小马文化水平低,总理两次帮他写信,从开头到结尾,从格式到内容,手把手地教。总理还教育身边的工作人员,要经常给家里写信,该回去的要回去看看,“不能麻雀尾巴长,娶了媳妇忘了娘”。“国家领导人像父母一样。你把父母甩了,就等于把领导甩了。”
  一次,厨师苏友云收到一封家信,说母亲病重,要他回去探望。总理得知后,把友云叫到身边问:“小苏,你想怎么办”,“要总理的安排。”“收到信为什么不回去?我的工作是经常的,母亲病重是暂时的,收到信应马上回去嘛!”
  邓大姐也在一边劝说:“小苏,回去吧!人生只有一个母亲,不能把母亲忘了,到家替我们问个好,有什么困难向总理说。”
  平时,总理对身边的工作人员要求很严。但从不摆架子,耍家长制作风,总理摆事实讲道理,像慈祥的父母一样,循循善诱,以理服人。同志们都是心情舒畅,整天有用不完的劲。总理常讲:“我说的有道理你们听,照着办;没道理只当没说,人都有犯错误的时候,我犯了错误谁都可以批评。犯了错误不怕,要注意改正。”
  尹守森随总理出访时,一天吃饭他面前放了一杯酒,总理看到后问:“小伙子,会喝酒吗?”当别人介绍尹守森会喝酒、会开车,还会一手精湛的烹饪技艺时,总理高兴地说:“年青人多学一点,那好嘛 !国家需要这样的人才。但开车不能喝酒,要少抽烟。开车出了事故是要丢咱中国人的脸。”从此,尹守森再也不喝酒了。

  国家的事大 我的事小
  由于工作需要,1968年10月,外交部要调尹守森到国外工作。临走的前一天晚上,总理找他谈话,“国外需要人才,到国外去闯闯吧”,“你还年轻,不应在家躲起来。外面的地方大,能学到好多东西。”
  “总理,来了新同志不知道您的口味,有事叫我再来。”
  “国家的事大,我的事小。你放心走吧!”
  “明天我要接见外宾,不能送你了。”
  总理病重期间,尹守森三次到医院看望,最后一次见面,总理微微睁开双眼,凝视了一下,声音微弱地说:“小尹,放心吧!……这里有大夫……回去好好工作……代我向同志们问好!……”此刻,尹守森泪流满面,满腹话语什么也说不出来。 

上一篇:长垣烹饪
下一篇:御厨王蓬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