县域历史文化遗产的现状与思考
日期:2014-08-08 21:40:52   来源:   

政协长垣县文史委员会 李建新

 
  长垣地处鲁豫交界处的黄河故道,这里有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明和丰厚的文化底蕴。境内几处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遗址的考古证明:早在五千五百年到六千五百年前,我们的先民们就曾在这里辛勤劳作,繁衍生息。特别是早在公元前十六世纪,发生在县境西南的夏商“鸣条”之战,催生了中国历史上第二个奴隶制国家商朝的诞生。随之,原为东夷部落的商民族大量西迁,长垣就成了夏、商两大民族的交融处。于是,在这里最早出现了带有夏商民族明显图腾印记的龙凤文化。
  三千七百年来,沧海桑田,斗转星移,战争与徭役给人民带来了痛苦与灾难,同时也推动了王朝的兴衰与更替。在长期的生产与生活实践中,先民们始终传递着古代文明的信息,创造并留下了大量带有民族特征的历史遗存和民族民间文化遗产。其中,大部分历史文化遗产,随着时空的消磨,失去了原有的物质构件,而最终形成了非物质文化遗产。大量的历史文化遗产无疑是前人留给后人的宝贵财富。然而令人惋惜的是,这些宝贵的物质与精神财富,有的因年久已失传或湮灭,有的因保护不力正濒临灭绝。因此,抢救、挖掘和有效保护现存的历史文化遗产已成了全民族共同关注的问题。
  遵照县政协赵丙元主席的指示和政协文史委员会的部署与安排,我们于近期内对县域存留的各类历史文化遗产进行了一次较为全面的摸排查询与调研。现将调研情况分类报告如下:
  一、县域内的古文化遗址
  目前,在我县境内共有古文化遗址七处。其中:浮丘店遗址为仰韶文化遗址。其余六处即大岗遗址、小岗遗址、青岗遗址、宜丘寺遗址、耿村遗址、苏坟遗址皆为龙山文化遗址。考古发掘证明,早在五千五百年至六千五百年前,这里就有人类活动生存的痕迹。这为今人了解和研究人类史前文明提供了大量的实物证据(如陶片、骨器、石器、草木灰等)极具保护价值。现均为河南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建议政府文物管理部门,一定要加强对上述古文化遗址的监管和保护力度,保证这些古文化遗址在任何时候都完好无损。
  二、经典战例留下的历史文化遗存
  据史籍记载,从公元前十六世纪至清朝末年,在长垣境内发生了大大小小数百次兵事活动。其中,影响最大且足以改变历史进程的就有四次。
  (一)改变国家命运的夏商“鸣条”之战
  我国第一个奴隶制国家夏朝建立后,为了便于治理将天下分设九州(当时没有府县设置),而今日的长垣西南和封丘县东,属“豫州”之“鸣条”古地。公元前十六世纪,中国历史上第一次改朝换代的奴隶制兵事活动,夏商“鸣条”之战就发生在这里。史书记载,夏朝最后一位国君夏桀在位时暴虐无道,在对本国奴隶残酷压榨的同时,还不断对周边部落各国进行打击讨伐,致使老百姓怨声载道。与其相比,东夷部落集团中商民族的第十四代部落首领成汤则是礼贤下士,广纳人才,其农耕畜牧及军事力量也发展很快。在先后出兵灭掉葛、苇、昆吾等夏朝属国后,随联合其他部落从苇地(今滑县东南)出发,举兵南征,打着“顺应天意”的旗号讨伐无道的夏桀。夏桀闻讯后大怒,遂亲率大军从陪都老丘(今开封东陈留集东北)出发北伐商汤,两军在“鸣条”古地(今长垣西南)相遇交战。此次战役,双方投入的兵力达十五万之多,激战二十余天。最后夏桀败逃南巢(今安徽寿县东南)被成汤率军追上生擒活捉,囚于亭山,夏朝即告灭亡。从此,长垣这片古老的土地留下了深深的历史印记:“成汤灭夏桀处”。“鸣条”之战也由此在中国战争史上留下了闪亮的历史光斑。
  (二)“围魏救赵”战桂陵
  发生在长垣境内的第二次大规模的兵事活动是战国时期的齐魏桂陵之战。公元前353年,强大的魏国以庞涓为帅,率精兵八万攻打赵都邯郸。赵急向同盟国齐国求救,齐国随以田忌为主将,以孙膑为军师率军救赵。田忌听取了孙膑的建议,采取“避实击虚,围魏救赵”的战术,一方面率兵向魏国都城大梁挺进佯攻,另一方面将精兵设伏于魏军回援大梁必经之路桂陵(长垣西北大堽村一带)以逸待劳。当长途跋涉、疲惫不堪的魏军驰援大梁赶到这里时,突然伏兵四起,杀声震天,魏军大败,庞涓被擒。“围魏救赵”的故事由长垣引向全国千古绝唱。齐魏桂陵之战,亦被称为中国战争史上的光辉范例。
  (三)凭吊匡亭古战场
  在长垣境内,第三次规模较大的兵事活动是东汉末年的袁曹“匡亭”之战。汉献帝初平四年,河北军伐袁术从鲁阳起兵,经豫州入陈留,兵锋直指时为兖州刺史的曹操。曹操当时在鄄城(山东濮县东)且兵力弱于袁术。在了解了袁术的兵力部署后,随率军从鄄城出发,首先佯攻屯兵匡亭(今长垣县境内西南)与袁术互为“犄角”的袁之部将刘祥军,意在诱出袁术驻扎封丘的主力部队脱离防御工事。袁术果然上当,随倾巢而出。在中途遭曹兵伏击,受到重创后,兵至“匡亭”与曹军展开了生死之战。由于袁术兵力已损,士气不足,加之曾寄希望于袭扰曹军后路的河北友军未能发挥作用,结果袁术大败。随奔雍丘(杞县)弃襄邑,走宁陵,被曹兵一路追杀,直至逃到九江才被孙坚旧部所救。从此一蹶不振,于建安四年呕血而死。
“匡亭”之战凸显了长垣在历史上的军事地位和曹操卓越的军事指挥才能。为曹操问鼎中原,扫除了一大障碍。此役与五年后的袁曹官渡之战被后世史学家们并称为曹操以少胜多,消灭袁氏兄弟的两大成功战例。
  (四)王仙芝长垣举义旗
  发生在长垣境内第四次大规模的兵事活动是唐朝末年的王仙芝大起义。当时,黄河中下游地区发生了罕见的旱灾,老百姓以树皮草根充饥,苦不堪言。可官府的钱粮赋税丝毫不减。地方豪强也趁机横征暴敛。于是广大贫苦百姓纷纷铤而走险。唐乾符元年,濮州私盐贩子王仙芝带领尚君长、尚让兄弟二人聚众三千在长垣率先揭竿而起。首先诱杀了城内豪绅严相浊占据了长垣城。接着开仓放粮,赈济饥民,并自称“天补平均大将军兼海内诸豪都统”,发布文告,抨击唐王朝吏治腐败,号召人民起来推翻唐朝统治。数日间起义军发展至万余人。之后,起义军从长垣出发,夺濮州,克曹县,并得到了曹州冤句人黄巢的起兵响应。数月之间,起义军发展到十万之众。直至王仙芝战死梅山,起义军往返转战于河南、山东、安徽、湖北、江西、陕西等地,前后历时五年,大小战役上百次,沉重打击了唐王朝的腐朽统治,在中国农民战争史上留下了及其辉煌的一页。
以上四次发生在长垣境内的大规模兵事活动和著名战例,不但为中国军事史增添了光辉,同时也为长垣古代文明和地域文化注入了颇具特色的生机与活力。因此,我们建议在县域之西南,即今日之南蒲或常村镇,建一个小有规模的长垣县古代经典战例纪念馆。采用图文并茂的表现方式,将四大战例的具体内容以顺序镌刻在石板上,经过艺术处理后,镶嵌在纪念馆内墙四壁。同时陈设一些与之相关的历史遗物和史籍史料以及必要的民俗器物,使之成为县域内一处颇具特色的历史文化观瞻基地和历史文化游览景点。
  三、绚丽多姿的说唱艺术文化遗产
  以口头文学,文字记述和多种文艺形式有机组成的说唱文学是整个民间乡土文化的主力军。也是传播和传承各种文化信息及其内涵的支撑与载体。长垣的说唱文学和民间乡土文化也是如此。早在三千年前“大禹治水”,“启作九韶”,“伊尹出世”,“厨子国相”及“杜康造酒”等古代传说,就在长垣广为传诵。我国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卫风》中的十首民歌,有半数以上就曾在长垣大地传唱不息。如《木瓜》、《芄兰》、《硕人》、《伯兮》等名篇更是脍炙人口。春秋时期蘧公思想和孔子文化在长垣的直接传播与弘扬以及先秦散文中,对长垣人文,地理与兵事活动的记载描述,为长垣乡土文化的形成与发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特别是北宋定都开封以后。距长垣仅百里之遥。都市的繁华与周边多元素的文化渗透和文艺交流使得固有的地域文化更加生机勃勃。大量的民歌民谣与多种戏曲曲艺、歌舞杂技的交相辉映,使别具特色的长垣乡土文化和地方文艺更加丰富多彩、绚丽多姿。大平调、二夹弦、豫剧、落腔、河南坠子等粗矿清澈的乡音乡韵和民间歌舞,伴随并激励着一代又一代勤劳善良的长垣人拼搏奋斗,繁衍生息。同时承载着其他文化内涵,风雨兼程,走向明天,走向未来。
  然而,随着时空的变换和视屏歌舞等新的文化元素的冲击,一些民间稀有剧种和少数曲艺种类,正逐步走向衰萎。不敢想象这些曾经伴随民间百姓走过数百年的文化遗产,如果不加以保护和传承,终有一天将会变成人们梦中的回味。好在中国民族事务委员会和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已于2005年向全国发出倡议和疾呼,国家文化部也随之出台了一系政策和措施,把挖掘和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作为全民族的一项文化工程,并在各县(区)设立了非文化遗产保护中心。按照政府部门统一部署,2006年长垣县文化馆首先将几近消亡的地方稀有剧种“杜沙丘落腔”成功申报为“河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接着,通过调查、挖掘、文艺调演等多种渠道又将县城内原有的“皮影戏”“二夹弦”“大平调”等相继申报为省、市级非文物文化遗产保护名录。并明确了各自的传承团体和传承人。在此基础上,我们建议政府文化部门在最近时期要组织起一个以演唱地方稀有剧种为主体的文艺演出团体。每年从国家匹配的“送文化下乡”专项资金中,给予扶持并将其列入“送文化下乡”演出团队。使其在承担“送文化下乡”的同时,能延续和有效的保护本地原有的稀有剧种。
  四、特征鲜明的地方风物文化遗产
  千百年来,长垣人民在长期的生产生活实践中,发现并记下了不少带有地方特征和时代特色的人文景观、自然现象及名人轶闻趣事,并由此以口头文学的形式,留下了大量的民歌、民谣和民间故事,形成了有口皆碑的地方风物和文化杂谈。这些充满文化色彩的风物杂谈,处处都洋溢着对家乡的热爱与赞美。其中流传最为广泛的当属“蒲城旧治四致八景歌”。所谓“四致八景”,原指县城东西南北四致范围里的八处景观。而现在流传的是经过后人附绘增加后的四致十八景。但人们仍习惯地沿称“四致八景歌”,据传,最早出现的是“长垣八景”。即“杏坛琴韵”、“蘧祠书声”、“青岗夕照”“淘北渔歌”、“仲由墓霭”、“竹影传说”、“铜钟石鼓”、“毛潭秋月”。后来的《四致八景歌》,是在此基础上又增加了十个景点,并以民歌的形式传承至今。在这些景观中,大多为实地真景,确有其事。而有些则是民间传说演化而成。其中,卫王城与有影无踪的竹林寺则是海市蜃楼这一特殊的气象景观所致。
  在地方风物这些文化遗产中,应包括我们当地那些名人的轶闻趣事和传说。如“毛怪物画虎成真”“吕祖赠笔”“陪嫁纸伞”以及“李化龙赶考”等等。同时还应包括延传已久的地方礼俗文化和古会风物文化。特别是古会风情,她是当地历史文化长廊中鲜活亮丽的一道风景线。所有古会概称例会古,然后冠以地名时间和会由。应该说每一个古会都有自身独特的文化元素。如我们老城区一年一度的二月十九亮宝会;每年三月十一的学堂冈圣庙会;九九重阳节时的子路坟敬贤会;每年九月二十六日的杜沙丘文昌阁庙会等等。据不完全统计,目前县境内每年共有大大小小、形色不等,内容不同的例古会连同月会计约320个。这些形形色色的例古会在肩负城乡物资交流,活跃人民群众生活的同时,还是传递融汇各种文化信息和交流传承各种文化艺术形式的重要载体。可以毫不夸张的说,古会的繁荣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当地文化的繁荣,在意识形态领域中,古会本身就是宝贵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特别是古会上彰显的极具传承价值的历史文化遗产更应得到有效的保护。如二月十九古会上老城南街的“七彩花戏台”就急待抢救和保护。长垣的“花戏台”起始于明朝正德年间,距今已有四百多年的历史了。据考证,当时长垣县城南街有几位布匹商人,经常往返于长垣至京津一带。有一年正月十五前后,他们路过邯郸东北的大西豹村,看到该村赵姓宗祠装扮得十分严整好看,而且全部是用印花布和彩绸扎制的。于是,他们就想给赵姓做布匹生意。在谈生意的过程中他们了解到,赵姓在当地是名门望族,对祭祖和装扮祠堂非常讲究。祠堂上方四周及祠前祭坛周围都是用色布和彩绸拧扎成的各种艺术造型,如龙凤呈祥、麒麟献瑞等等,并美其名曰:“拧布彩台”。长垣南街这几位贩布客商对此很感兴趣。在谈布匹生意的同时,详细了解了拧布彩台的制作工艺。回家后,几个人找会首一商量,就购置了一些色布彩绸,按照所了解的“扎拧工艺”,随将大西豹村赵姓宗祠上的“拧布彩台”移植到了南街古会的戏台上。并在原有的基础上又增加了一些精美的民间绘画和彩灯,使其更加亮丽。四百年来延传至今,成了县城二月十九古会上最引人注目的一道美景。一九八八年,《河南画报》率先刊登了长垣花戏台的实景照片。二〇〇一年,古会期间,新乡电视台又对此作了专题报道。然而,值得关注的是,由于老一辈制作艺人的相继去世,长垣花戏台的制作工艺面临传承难续的危局。因此,我们呼吁政府文化主管部门抓紧把长垣花戏台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积极上报,并协助老城南街街委会和现存艺人搞好传承。使我县延传四百年的舞台名珠永放光芒,不断为古会增色添彩。因此,笔者认为,人为的淡化古会意识和强行取缔古会的做法都是极不可取的。相反,对那些有纪念意义和极具传承价值的古会,古集市,要从弘扬民族民间文化的高度出发,给予支持和保护,政府文化部门更要切实履行职责,做出县城内古会的登记和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申报工作。全县的书画工作者和书画爱好者,也要积极行动起来,以书画这一独特的艺术形式,以当地历史风物和历史文化为内容,不断加大对家乡美誉度的宣传。
  五、武术文化的发掘与弘扬
  众所周知,武术是中华文化宝库中的一朵奇葩。在冷兵器时代的悠悠岁月中,武术作为实战技击,在王朝更替和无数次保家卫国的战争中,都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由此,武术被国人称为民族之魂。在中国历史上武术精英,代不乏人。武术圣地亦遍及大江南北。
  长垣地处豫、鲁两省交汇处,东临水泊梁山,西指太极故乡,南望嵩山少林,北倚武城沧洲。独特的地理位置,使长垣成了历史上武林宿将的汇集之处。这片古老的土地曾孕育了历史悠久的佛汉拳、大红拳、梅花桩、夕阳掌、太极拳和武子穿心梅花拳等诸多武术门类。也走出了刘玄佐、李万荣、韩弘、韩充、贡祖文、许绍先、王刚、李化龙、王家桢、刘云会等古代著名将帅和吕兰昌、刘永秦、王德成、毛鸿彩、王奇现、左万青等近代武术名家。然而,随着冷兵器时代的消退,民间武术已成颓萎之势。一些拳种和械斗击技已频临失传。整个武术技击因失去了原有的实战性正在沦变为单一的健体强身体育项目和技击表演项目。因此,全面开展武术文化的发掘整理,已成弘扬民族文化,重振武林雄风的刻不容缓之事。正如原河南省委书记徐广春在2006年“河南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专题工作会议”上所说:据传,开封的霸王鞭和长垣的王家枪,都曾一度称雄中原武林,这些都是宝贵的文化遗产,一定要认真挖掘整理并得到传承。这些语重心长的讲话表达了当时的省委领导对保护和弘扬民族文化遗产的高度重视。近年来,我县一些武术工作者,特别是一些知名老拳师的弟子及传人在挖掘和整理民间武术资料方面做了大量而富有成效的工作。在这方面,少林寺第三十二代俗家弟子,长垣县老城东关村人李建新,法名释行建,最有建树。他文武双修,不但拳术精湛,而且还有良好的文学功底。现为国家七段武师,一级武术裁判员和“河南省作家协会”会员。近十余年间,他先后编撰出版了《武术腿法集成》、《拳法集成》、《中华醉拳》和《武子穿心梅花拳》等四部计达150万字的武学专著。2010年以来,又自费在全县范围内进行武术文化方面的详察细访和武术资料的挖掘与整理。在此基础上,完成了三十余万字的《长垣武林志》的编撰任务,现已交人民体育出版社付梓刊印。这是长垣有史以来第一部大型武林志书,为长垣武术文化的研究与弘扬留下了完整而详实的资料。
  建议由政协文史委牵头,成立“长垣县武术文化研究会”并给予必要的经费保障,抓紧对现有武术文化资料进行分类梳理,以配合文化部门搞好我县武术项目的非遗申报工作。
  六、不容忽略的宗亲文化遗产
以祠堂、家谱和墓地碑刻为主要载体的宗亲文化是整个民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特别是大量的家谱与碑刻文献是地方史志的重要基本资料,自然也是非常宝贵的民间文化遗产。长垣历史悠久,贤哲递兴。特别是明代,朝官居多,曾留下了“小小长垣七尚书”的民间美谈。而这些名宦干臣之家,随成邑中之望族并延传至今。近年来,随着经济形势的发展和人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人们的爱国情怀和家族意识也在不断提升和复苏。于是,县城内有不少名门望族之后开始修谱,续谱。在此基础上,有的名人后裔还解囊出资在征得政府批准后,为祖上修墓建祠。通过绘画和文献描述,回顾和展现祖上当年的道德文章和文治武功。有的名宦后裔,则是由当今家族名人牵头,联手本县文化名士为祖上著书立说,歌功颂德,使祖上英名和丰功伟绩千古流芳。
  目前,长垣县域内比较完整的宗祠有老城南街的郜氏家祠和郜氏文献碑廊;老城东北十三华里处陈墙村街中心的陈氏宗祠(又称骨灰堂),和新近落城的,位于蒲东新区的崔景荣墓园暨崔氏宗祠。家谱修订规范完好且有历史文献价值的是《龙城王氏家谱》和《大明少保吏部尚书王永光行述》,《长垣郜氏族谱》,《长垣崔氏宗谱》,《长垣顿氏族谱》,《长垣陈墙陈氏家谱》和由陈振宇先生撰写的《长垣名人李化龙生卒年表》等。所有这些十分珍贵的历史文献和不容忽略的民族文化遗产,县史志办及文化图书单位均应想法征集保存以达有效保护之目的。
  七、顺势传承的长垣烹饪文化
  长垣是响誉全国的烹饪之乡。长垣烹饪是最具地域文化特征。最能彰显长垣精神的文化名片。
  长垣烹饪历史悠久,且传承时空最长。打从厨子国相伊尹“鸣条”战后。留厨传艺至今,伴随着烹饪自身的文化属性已走过了三千七百年的风雨历程,这是任何技艺型文化传承都无法与之相比的。特别是今天,长垣烹饪名师之多、队伍之大、分部之广、声望之高,是堪为世人注目的。究其因,是长垣烹饪文化延绵不断的良性传承。2006年,长垣烹饪连同传承基地和传承人一并登入了“河南省第一批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目前,在长垣境内,有弘扬烹饪文化,培养烹饪人才的高等学府,有陈设一流的“中国烹饪文化博物馆”,有《烹饪志》,《烹饪大典》《厨乡韵》、《河南特色餐饮文化》和《厨乡名厨名师传》等近千万字的厨乡烹饪文化典籍和四十集电视连续剧《厨王》等。所有这些足以说明,在诸多长垣文化元素中,长垣烹饪文化传承最好,发展最快,底蕴最深,遗产最丰。这些成绩的取得一是离不开历届政府的长期支持,二是离不开厨界同仁的共同努力,三是离不开长垣烹饪协会积极有效的行业作为。可以想象,如果每一个行业协会都能像烹饪协会那样,注重发挥自身职能,当好行业的参谋和领路人,助力推进行业的整体发展,那么涉猎长垣各个行业和各个门类的历史文化遗产将会得到更加有效的保护和利用。我们的民族文化和民族精神也将会得到更好的光大弘扬。
  以上是我们对县域内一些主要领域历史文化遗产现状的调研与思考。涉及宗教信仰与医药卫生及其它层面的民族民间文化遗产未能顾及,疏漏之处望拾遗补缺,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2014.8.1

 
 
 
 
 

上一篇:君子之乡
下一篇:中华母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