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_log(D:\zxcy.gov.cn\caches\error_log.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D:\zxcy.gov.cn\phpcms\libs\functions\global.func.php on line 537

《王永光诗注》出版发行
日期:2021-11-04 00:25:43   来源:   

  由宋广民、王新法编注的《王永光诗注》由团结出版社出版发行。该书是继《长垣金石志》《长垣古代诗集》《长垣君子文化志》《民国长垣县志标注本》等书之后的又一部文史经典。
  该书共528页,计50万字,大16开版式,布纹硬壳封面,线装折弧,装帧美观大方、古朴厚重。
  《王永光诗注》内容共四部分。第一部分为王永光诗作,共收录其作品231首。这是目前所能见到的王永光诗作的全部作品。其内容涉及朝政、军事、文坛、社风以及个人亲情友情等。其诗风格调高古,诗意沉雄,用典宽博,文采洒脱。从中既可钦慕王永光的人格魅力,又可窥探当朝官场形态,更可梳理明末社会风情,是明末历史的艺术再现。第二部分为《壬辰四友二老诗赞》专集。收录与王永光同年进士、同朝为官亦是王永光好友的户部尚书兼太子太保毕自严、刑部尚书沈演、礼部尚书李腾芳、工部尚书张延登等人的酬唱诗作,再现了明代末年轰动文坛的一段佳话。《壬辰四友二老诗赞》对研究王永光及明末文学史和朝政史极具文献价值。第三部分为有关王永光其他文献。其中收录的王永光对皇帝所上奏疏、皇帝所下谕旨以及王永光后裔王鹏沖、王鸾沖的有关文献等大多亦是第一次面世,对研究王永光及其家族史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第四部分是王永光《冰玉堂诗草》影印本,保存了王永光诗作原刻本面貌。
  《王永光诗注》历史信息量极大。是研究王永光及明代历史不可或缺的重要文献。

 

附:敬畏先贤  以诗传史
——《王永光诗注》序
 
宋广民
 
  长垣这片古老而神奇的土地,有着悠久的历史、灿烂的文明和丰厚的文化底蕴。境内丁栾镇浮邱店6500年前的仰韶文化遗址,蒲西街道苏坟、蒲东街道小岗、满村镇宜丘、张三寨镇大堽、樊相镇青岗等地4500年前的龙山文化遗址,证明人类的文明曙光,最早在这里照耀东方。夏朝时长垣为豫州之“鸣条”古地;春秋时即筑城设治,系卫国“匡”“蒲”两邑所在地;秦时设县,定名长垣,后几经变更,沿用至今。漫长的历史长河中,这里曾发生过足以改变中国历史进程的重大历史事件。如公元前十六世纪,我国历史上第一次改朝换代的夏、商“鸣条之战”;战国时,以“围魏救赵”而传唱千古的齐、魏“桂陵之战”;东汉末年,曹操、袁术争夺中原的“匡亭之战”;唐朝末年的农民起义军领袖王仙芝“长垣首义”等。这些,无不在长垣大地上留下了深厚的文化积淀。
  也是这片钟灵毓秀的热土,诞生了中国历史上以死谏著称的“中华第一忠臣”关龙逄;孕育了“寡过知非”“舒卷有道”、开“以德治国”之先河的“中华君子”蘧伯玉;成就了“汉代五廉吏”“唐朝六节度”千古功名。特别是在大一统的明代后期,涌现出了以胡睿、胡锭、李化龙、崔景荣、王永光、王家桢、许宗礼为代表的“长垣七尚书”。他们以长垣人特有的忠贞、坚韧、睿智、干练,或行走于庙堂,或驰骋于疆场,支撑了大明一统江山,缔造了光耀后人的千秋勋业。其中,尤以“四朝元老”王永光以历仕时间最长、身处“东林”“阉党”争斗的漩涡而波澜壮阔的一生最为史学家所关注。
  王永光,字有孚,号射斗,生于明嘉靖四十年(1561),卒于明崇祯十一年(1638)。明万历二十年(1592)壬辰科进士及第。初授中书舍人,后累官至柱国、光禄大夫、吏部尚书兼太子太傅加少保衔,为晚明时期万历、泰昌、天启、崇祯四朝勋臣。
  王永光历官的年代,正是大明王朝国内矛盾加剧,境外敌对势力崛起的时期。内有以魏忠贤为首的“阉党”把持朝政、以左光斗为代表的“东林党”奋起抗争、农民起义此起彼伏,外有倭寇滋扰海疆、后金虎狼之师侵袭边陲。身为朝廷柱臣的王永光,以刚正忠勇、清廉奉公为自守,既不依附于“阉党”,亦不结交于“东林”,以大智大勇调和双方矛盾,维系了大明朝政正常运转,且以果敢担当为己任,舍身平乱,誓死抗清,为大明朝“金瓯永固”立下了不世之功,以致自身仕途“两落两起”而不悔。
  天启五年(1625)八月,“南京鼓噪之变”起,朝廷任命王永光为南京兵部尚书加太子太保衔前往平乱。他冒暑单骑急驰,不十日抵达任所,星夜听取属僚汇报,掌握局情,果断逮捕乱首杨善一伙,使兵乱快速得以平息。同年十月,努尔哈赤率清军南下,直抵宁远,朝野震动。朝廷命王永光召集大臣商议对策。群僚怯战,束手无策之际,王永光力排众议,誓死抗清,支持袁崇焕及边关将士坚守宁远,迎战清兵,并亲自安排前线所需粮草调运及援军接应诸事,确保袁崇焕率军奋力杀敌,致使努尔哈赤身负重伤,仓惶北逃,取得了抗清史上著名的“宁远大捷”。
  在“阉党”干政、威焰熏天之时,王永光以“三朝重臣”的身份,不畏权势,不为魏忠贤所拉拢,且任人唯贤,不徇私情,力主拔用与魏忠贤有矛盾的抗清名将祖大弼、刘泽清等,从而触怒魏党,遭魏党群攻群参,以致王永光以“坚意乞休”而抗争。天启六年(1626),北京王恭厂发生大爆炸事件。王永光从国家利益出发,置自身安危于不顾,借此向皇帝上《灾变陈言疏》,慷慨直言大爆炸系魏党乱政、大兴冤狱、滥杀异己、上招天谴所致,直谏皇帝应剪除阉党,昭雪冤狱,以不至再招天怨,而求上天垂佑大明。对此,魏忠贤等人更是怒不可遏,对王永光恨得咬牙切齿。
  由于王永光的特殊身份,“东林党”人在与魏党斗争中,亦极力拉拢王永光壮大自己阵容。王永光对所谓以“清流”自居的“东林党”人有清醒的认识,与他们始终保持若即若离的形态而不结党于“东林”,致使“东林党”人对王永光亦心怀不满,以致在数十年后的清康熙时期修《明史》之时,“东林党”后人仍对王永光耿耿于怀,将其剔除《明史》而不录。
  由于历史原因,作为“四朝元老”王永光的丰功伟绩在后世史书中记述甚少。即使其身后家乡人编纂的《长垣县志》,也仅仅在“政事”条目中记述寥寥数语。显然,这是不公正的。承载历史事实的后世史籍欠对“一代勋臣”王永光一个客观的历史交待。
  正是基于这种原因,近几年,我在挖掘、整理、编纂长垣文史典籍过程中,着意搜集王永光史料,以敬畏先贤之心将记述、承载这位“能臣”及“贤者”的史料公诸于世,以还原历史的本来容貌。如在我主编的《长垣金石志》(2019年西安地图出版社)中,收录了《明尚书王永光墓志铭》,填补了王永光家族世系资料的空白;在我主编的《长垣古代诗集》(2019年中州古籍出版社)中,第一次将王永光的诗作收录其中,从而让“一代勋臣”又以“一代诗家”的面貌伫立在世人面前。
  王新法同志系大明吏部尚书王永光二十一世孙,集优秀基层党务工作者和诗人于一身,曾被中共河南省委授予“创先争优之星”、中共新乡市委授予“功勋书记”等荣誉称号,创作出版《村官集》《思非斋杂咏》《蒲柳集》《王新法诗选》等诗集。多年来,他对长垣的繁荣与发展寄予满腔热情,且对长垣文史的挖掘与弘扬怀抱浓厚的兴趣,特别是对其先祖王永光的历史功绩饱含朴素的敬仰。在《长垣古代诗集》首次载录、再现王永光诗作之后,新法同志就有意再编纂一部王永光诗作专著,以使承载着诸多历史信息和艺术内涵的王永光诗作更加完满的传承于世。于是,在新法同志的鼎力筹划、参与、支持下,这部截止目前最为丰富、最为客观的《王永光诗注》,集诗作与史料于一体,得以呈现于世,从而填补了研究王永光诗学与史学的空白。
  《王永光诗注》内容共四部分。第一部分为王永光诗词,共收录其作品231首。这是目前所能见到的王永光诗词的全部作品。第二部分为《壬辰四友二老诗赞》专集。收录与王永光同年进士、同朝为官亦是王永光好友的户部尚书兼太子太保毕自严、刑部尚书沈演、礼部尚书李腾芳、工部尚书张延登等人的酬唱诗作,再现了明代末年轰动文坛的一段佳话。《壬辰四友二老诗赞》对研究王永光及明末文学史和朝政史极具文献价值。第三部分为有关王永光其他文献。其中收录的王永光对皇帝所上奏疏、皇帝所下谕旨以及王永光后裔王鹏沖、王鸾沖的有关文献等大多亦是第一次面世,对研究王永光及其家族史具有重要的史料价值。第四部分是王永光《冰玉堂诗草》影印本。王永光《冰玉堂诗草》原刻本目前珍藏于长垣域外图书机构,我从同道者手中借阅,并电子扫描一本副本,特附于书内,以保存王永光诗作刻本原貌,也算是对历史尽一份责任。
  《王永光诗注》历史信息量极大。其内容涉及朝政、军事、文坛、社风以及个人亲情友情等等。其诗风一言以蔽之:格调高古,诗意沉雄,用典宽博,文采洒脱。从中既可钦慕王永光的人格魅力,又可窥探当朝官场形态,更可梳理明末社会风情。可以说,《王永光诗注》是一部明末历史的艺术再现。
  可惜,限于本人才情浅薄及现下校注明清《长垣县志》之忙碌,未能对王永光诗词作深入的研究及艺术的剖析,这份遗憾,只能待后来诸位君子劳神补缺,以了却本人对先贤王永光的敬慕之情。
 
2021年8月15日于松山堂

上一篇:最后一页
下一篇:《民国长垣县志标注本》出版发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