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蒲梦华
日期:2015-05-07 09:28:22   来源:   

\

 (拟古二十二首并记)

宋广民

 
      《明史·地理志》载:长垣“于《禹贡》属豫、冀、兖三州之域”,周朝“为卫国之蒲邑、匡邑”,秦时设县,始称长垣。其后称谓多变,治所频移。明“洪武元年,(治所)因河患由柳冢迁于古蒲城”至今。
      古蒲之地,“东连邹鲁,西接朝歌,澶渊距其北,大河经其南。虽四野平衍,无山溪之险,然修木广甸,淤土丰林,堤岸障大河之冲,镇店据要害之处,诚王畿之名区,圣宁之大县。”
      煌煌千载,人文万年。古蒲始终德化之邦,从来武略之地。昔河洲、卫滨听“关关雎鸠”,龙城、杏坛响圣贤弘音,鸣条、大堽金振马嘶,以至大明昌盛,能臣趋廷,天朝大厦多有蒲俊扛鼎,古蒲极尽繁华矣。
      然时光如梭,风尘无情,纲常递易,新旧迭兴,古蒲一派繁华似云烟消散,徒留旧迹残典,文风气韵,供我等作华丽梦想,而增浩然正气,砥砺进取之志耳。

之一:城楼迎熏

      长垣县治自明洪武元年由柳冢迁于古蒲城,城池数次扩建修整,至崇祯朝达于鼎盛。史志载:“崇祯十年冬,知县王虚白修砌砖城,高三丈五尺,根阔四丈五尺,顶宽二丈三尺,以砖砌二层漫顶,四门瓮城内外通用砖包,门楼比旧各高四尺,城头窝铺六十四座,外垒垛口多留炮眼,城内砖砌马道四条,砖砌流水沟一百二十条,遇惊登城捷便,全城周围焕然改观,可垂永久。”并载:“东门曰‘景晖’,南门曰‘承熏’,西门曰‘义正’,北门曰‘迎恩’。”
      想那春暮夏初天朗气清之时,攀城登楼,凭栏南望,熏风徐来,绿红盈野,心中自是快意。诗曰:

暮春时节登蒲城
熏风徐来汗衣轻
楼头承熏容颜暖
城堞迎翠气色清
俯瞰屋衢竟繁华
放眼田畴争绿红
高墙逶迤三百丈
正可端坐说大明

之二:宝塔迎晖

      明《长垣志》载:蒲城南关“双忠祠内有兴文塔,嘉靖三十五年知县钟崇武建,高十三丈,为一邑伟观,有尚书濮州苏祜碑记。”“万历三十一年,知县张文炫重修,与城内魁星楼相映,堪舆家谓文运昌隆云。”
      濮州兵部尚书苏祜《兴文宝塔碑记》云:“睠兹星垣,雄称畿辅。桑麻沃野,鸡犬相闻。礼乐既兴,人文聿振。有称堪舆家者,谓黄河南泻,疑倾巽宫,宜建宝塔,以成地利。”于是,“体右文之雅致,结大地之良缘,爰俱疏文,创建宝塔。”宝塔既成,“丘陵画被,阶磴襄延。天地以为鈩钟,日月以为户牅。金声玉振,其铃铎也。夕露朝霞,其丹臒也。为层一十有三,岿然焕然,表大观矣。”登塔远眺,“蘧祠南望,知君子之如在;学岗北拱,恍童冠之咏归;三善不泯,仲墓峨峨于东郊;一局既收,樵斧丁丁于西阜。”并赋辞颂曰:
      “壮哉星垣,屏翊畿辅;周原沃实,厥维乐土。
      黄河南下,倾在巽宫;笔山一峙,文运聿兴。
      ……
      十有三层,巽峰峭起;文其勃兴,俨俨双忠。
      明此北面,塔以地胜;景行如见,孔业既修。
      帝载惟熙,卫多君子;文其在兹,陈极垂范。
      景贤致治,虽建浮图;非资舍利,赤县孔固。
      星图弥昌,宝塔峨峨。永觐耿光!”
      噫!如此宝塔,长垣文典,惜公元一九四七年于内战炮火中轰然塌没。我等登临,只可作华丽一梦。诗曰:

宝塔迎晖聚流霞
古蒲朗照十万家
大河浪翻飘玉带
太行峰涌着金花
北望燕赵起苍茫
南眺汴梁染云沙
一登宝塔何壮哉
时空悠悠载梦华

      诗又曰:

兴文宝塔自玲珑
朝来还吹八面风
援车勒马举头看
引歌横琴侧耳听
孤峰耸翠平野阔
华铎摇金四海明
自古卫地多君子
从来古蒲聚群英


之三:白塔晓钟

      明《长垣志》载:“城内西南隅白塔寺,有铁佛一尊,高约六尺,为地藏之像。”又载:“白塔寺于县西门内,洪武八年建。‘白塔晓钟’为邑一景,谓不扣自鸣也。令人动‘姑苏城外’之想。”
      白塔寺自古为蒲城盛景。毛氏黑虎丸秘方即由寺内方丈传授,六百年来活病民无数。想那白塔映霞,晓钟自鸣,岂可无诗耶?诗曰:

古城欲晓浮轻云
晨钟自鸣天地新
紫楼映日生祥瑞
白塔染霞绕芳馨
千家春户洞洞开
孤寺香炉柱柱薰
城外绿水绕野柳
十里船头听梵音


之四:铜塔映荷

      清嘉庆《长垣志》载:“铜塔在城内西南隅妙法庵。高十三层,每层佛四尊,遍刻经咒。下层镌‘崇祯元年九月四日造’。妙法庵内有铜佛一尊,高六尺,座镌‘天启六年三月二十一日造’。”民国《长垣志》载:“治城西南隅铜塔寺,名曰妙法庵。内有铜质观音跨铜犼一尊,神像高四尺余。相传此像为明季萧尼苦募而成。”
      可见世传铜塔寺实名妙法庵,为明朝天启、崇祯年间一萧姓尼姑苦募建成。皆因妙法庵内有十三层铜塔,世人以物称名而已。今铜塔藏于新乡市博物馆,为妙法庵唯一存世遗物。
      妙法庵静坐西南城隅,三面环水,绿荷掩映。盛夏时节,红萼点点,香飘青墙。时有渔歌互答,梵音合唱;殿角倒影,青烟绕梁。端的一座名刹,正有好诗形容:

万点红萼照青壁
一池绿荷染紫衣
铜塔十三显妙法
古刹千年隐老尼
隔墙静坐听渔歌
穿枝冥想看细雨
日出莲头红胜火
正可乘香逃藩篱

之五:古庙玉芝

      
“周公庙上灵芝草”,向为古蒲盛景之一。然遍查史志,仅记有庙,语焉不详。细究古庙当在城隍庙北大街之中。今为之赋诗,只因那一颗灵芝的好处。诗曰:

 

古庙参云玉芝生
蒲民仰慕独钟情
青砖斑驳记旧事
碧瓦璀璨照太清
金枝银叶呈灵瑞
玉树琼花放光明
头顶高悬千年芝
握发吐哺思周公


之六:宋槐挺翠

      明清《长垣志》载:“长垣县署,元以前在柳冢。明洪武元年,因水患县丞刘彦昭迁置蒲城镇。明宣德年间知县杨受先,天顺年间知县刘弘,成化年间知县王辅,弘治年间知县杜启相继修葺。明嘉靖十四年,知县贡安甫大为营构,后知县白思诚、刘儒益加建制,官署翼然整饬矣。”县衙“设正堂三间,后堂三间,幕堂三间,仪门三间,戒石亭、鼓楼各一座。”以及库房、吏房、马房、茶房、书房、公廨等等并台、池、树、石。后又增建谯楼、照壁。
      六百年蒲城县衙,楼宇煌煌,威仪汤汤,终究抵不住水火风尘,已是淹没在时空的背面,只在史志字里行间,露着昔日峥嵘的华斑。好在自古“衙署定制”,“规模礼约”,正如“天下乌鸦一般色”,州县之衙署从来也是“一个样”。如今内乡县旧衙是也,平遥城内旧衙亦是也。然而,曾经的生命到底难以磨灭干净,蒲城县衙内宋朝岳飞拴过战马的老槐树还是毅然坚持了下来,尽管已是老躯病卧,但那枝头青翠的繁叶,分明写满旧日的华丽。
      那就吟咏这棵坚强的槐树,附带县衙陈旧的斑点。诗曰:

根扎黄土向苍穹
老躯病卧记政声
朝看群吏行天职
暮览众民享太平
古蒲梦华越千岁
一枝一叶自分明
世事兴衰云烟散
独举青翠慰苍生


之七:文庙风润

      文庙在旧县衙西,与县衙东西并处,南北等距,中间以街相隔。文庙为明朝称谓,清及民国称学宫。明《长垣志》载:“成化十二年,知县王辅重修大成殿、戟门、两庑。十七年,知县畅亨重修棂星门。弘治十三年,知县贡安甫建厨库、牲房。十八年,知县张治道修泮池。嘉靖二十年,知县杜纬建‘昭后’、‘时出’两亭,并建琉璃壁于棂星门外。”清《长垣志》载:“学宫在县治西,中为大成殿五间,露台下有古柏八株,东西两庑各五间。殿南为大成门三间,台前有古柏十四株,碑碣九通。再南为东西官厅各三间,又南为泮池、玉桥。棂星门两侧左为礼门,右为义门。礼门之外有龙门,义门之外有虎门。大成殿北建有明伦堂五间,再北建有尊经阁五间,并古柏数珠,明伦堂东建有崇圣祠、木坊。”
      文庙为祭祀至圣先师孔子圣地,又是地方文薮所在,关乎一方人文教化,明清两代均设有“教谕”、“训导”两职专司。各地承建规制统一,皆以曲阜孔庙为模本,不得随意添减。
      昔日蒲城文庙,殿阁辉煌,亭坊罗列,古柏苍茂,池畔掩映,其中“双头石鱼水上行”自古为蒲城奇景,确是一处端庄敦穆之地,一派春风化雨气度。诗说得好:

古蒲梦华文气浓
日月清辉沐学宫
宏殿凤仪尊先贤
峻阁书香伴儒生
古柏劲枝庭中翠
石鱼双头水上行
文庙敦穆润风化
蒲城优雅无白丁


之八:白阁听虫

      白衣阁在西门内南,距妙法庵(铜塔寺)不远,内供白衣大士。史志有关白衣阁记述较少,而民间口传颂扬有加,欣称“白衣阁上金小虫”为城中盛景。究其缘由,概因白衣阁西望城门翠楼,南临妙法古庵,脚下芦荷清漪,檐角垂柳拥绿,为蒲民雅士春日登阁赏绿,夏日观荷纳风,秋日听虫望月,冬日眺雪看冰之佳处,凝聚着一方诗意逸情。正是:

玉阁笋立向穹苍
夏日炎炎泛雪光
飞檐依柳照绿水
倒影接荷对青墙
凭栏遥看城头翠
临风细品云上香
执酒一壶阁中饮
早有虫鸣满金觞


之九:魁星射斗

      魁星是汉文化中主宰文运兴衰之神,为二十八宿之一,亦称文曲星,在旧时儒士学子心中具有至高无上地位。
      旧时各地皆建有魁星楼(阁),用以祭祀。楼(阁)内奉有魁星神像,手握朱笔,独占鳌头,凌空点斗。
      据史志载文并图考,长垣魁星楼在城东门内偏南,通高二十四米,八角三层,青砖碧瓦,飞檐斗拱,龙首吞脊,日出晨照,色泽亮丽,光彩夺目,与南门外兴文塔遥映生辉,为古蒲一道壮美风景。诗曰:

龙光射斗云气飞
百尺高阁何峻伟
画角迎旭彩霞舞
古宿映月文星垂
斯楼聚气放华光
文曲占鳌挥朱笔
蒲俊朝野任驰骋
指点江山尽朝辉


之十:蘧祠风清

      明《长垣志》载:“伯玉祠旧为子路祠,正德年间知县张治道建,有记。嘉靖二十六年知县白大用并祀蘧伯玉,题曰二贤祠。嘉靖三十五年,知县钟崇武改祀子路于北,而此独祠伯玉。前曰君子堂,后曰及圣堂、知非轩、寡过轩。万历二十四年,知县袁和增修,制更伟丽,群弟子肄业其中。”
      清同治长垣知事苏费瀛《重修寡过书院增添试院记》曰:“城内之东南有书院焉,名寡过书院,因肇基于蘧子祠而名之也。”
      民国《长垣志》载:“先贤蘧子祠在城内东南隅,民国二十九年拆废。”
      可知蘧公祠在城内东南之水塘北岸无疑。
      蘧伯玉是春秋卫国大夫,孔子挚友,“千古一人”大德君子。“礼下公门”和“年五十而知四十九年非”被传为千古佳话。其“外宽内直,生性忠恕,虔诚坦荡”之品行为泱泱中华之楷模。诗曰:

大周国祚日式微
礼乐崩塌道德摧
古蒲君子承大义
华夏生民沐光辉
车过公门不欺世
五十而知四九非
蒲草丰茂柳色清
大河坦荡正气巍

      蒲草丰茂柳色清”之明澈让我等回归“蒹葭、白露”之境况,那可是大德之风盛行之年代。那么就乘这“蒲草、柳色”之气息,立于蘧公祠堂旧址,顺势再吟一回:

蒲草丰茂柳色清
蘧公祠堂慕蘧公
千古一人真君子
百代唯此笃圣明
外宽内直性忠恕
胸襟坦荡情虔诚
仰望总觉隔尘沙
恨不当初悔晚生


之十一:城隍城隍  

      城隍庙为祭祀城隍之庙宇。
      古时城隍为一个城市之守护神,职责为“监察司民”,辨别忠奸,惩恶扬善。
      祭祀城隍古来有之,至明朝,城隍之威仪达于顶峰。朱元璋大封天下城隍,并完善了祭祀礼制。城隍神与当地行政机构相对应,品级和职能高于地方长官。如封县城隍为“显祐伯”,正四品。并规定,各地城隍庙参照当地署衙建造,庙内城隍神配制冕毓官服。
      正四品之城隍当然比正七品之县令级别高,所以古时新任县令赴任第一件事,必须先到城隍庙报到,双膝向城隍跪下发誓表决心,讲一番“廉政爱民,开拓进取”之语。县令离任,行前必须到城隍庙述职,向城隍讲一番“任内全县长足发展,面貌一新”之类之语。之后还赌咒语,诸如“如若任职期间做下坏事,请城隍严惩,出城门推下护城河淹死”之类等等。
      明《长垣志》载:长垣“城隍庙在署衙后北街,洪武三年县丞刘彦昭建。”之后多次修缮、重建,其官厅、鼓楼、角楼、门房等等与县衙仿佛,与署衙、文庙并称城内三大建筑。有诗为证:

峨峨雄殿压蒲城
神坛罗列波澜惊
南察署衙辨忠奸
北望杏坛听琴筝
东瞻子路正衣冠
西眺府君卧旧梦
阅尽人间沧桑事
欲将善恶说分明



之十二:文治武功

      古蒲城内牌坊林立,最著名当属城中心之“蒲城古治”坊、“儒林”坊、“春芳”坊,西大街之“宣化”坊、“秋荐”坊,东大街之“五叶恩光”坊、“文治武功”坊,北大街之“四世一品”坊、“世忠”坊,南街之“天朝柱史”坊、“重沐天恩”坊等等。据《长垣志》载,蒲城内外,计有牌坊八十二座。
      古蒲之辉煌于明万历至崇祯朝达于顶峰,短短几十年间有七位长垣人在朝为尚书、侍郎,这在中国封建史上属于绝无仅有之奇迹,那时之长垣在国人眼中真可是人杰地灵。其中“四朝元老”王永光、兵部尚书李化龙、吏部尚书崔景荣真正是权倾朝野,肩抗柱石,支撑着大明江山于危机中不倒。李化龙更是以抚辽抗击蒙古入侵、平定播州杨应龙云、贵、川西南叛乱之武功和疏导漕河之文治被历史学家尊为中国古代百位爱国名将之一。
      李化龙祠在城内东街,其“文治武功”坊立于祠前,由明代书坛巨人董其昌书丹。如此良将能臣,自有好诗奉送:

终身文治兼武功
鞠躬尽瘁济苍穹
平播抚辽安天下
疏河导流惠民生
经论十车泽后辈
诗词万卷励新英
总领风骚五百年
古蒲能臣第一名



之十三:三善遗辉

      明万历《长垣志》载:“子路祠于北街西,旧于南街。嘉靖三十五年,知县钟崇武创建祠于北街西。”
      而子路墓在城东落阵屯村,亦有祠,“正堂两厢严然森列”,两千多年内多次修缮。“仲墓晚霭”为古蒲盛景之一。
      子路一生追随并保护孔子,捍卫并实践孔子思想,对儒家贡献和后代影响甚大,其为子至孝,善政为民,诚实守信,忠义仁勇,闻过则喜,闻善则行,见义勇为,遇危必拯,德行如日月在天,江河行地,光照人间,润泽华夏,位列十哲,世称先贤。                                    
      长垣古属蒲、匡两邑。子路一生与长垣可谓形神交深。当年孔子周游列国至匡地,被匡人“围而拘之”,是子路不顾个人安危挺身救下孔子性命。若非子路,孔子早被当时长垣农夫一锄头敲死矣。子路不但救下孔子性命,更挽救了儒学陷于绝种。如若孔子被毙,儒学绝死,煌煌两千多年中华不知为何等模样。后来子路为蒲邑“县令”,大干三年被孔子“三称其善”之事妇孺皆知。及至因内乱子路战死,蒲人深怀感恩戴德之心葬其圣骨于长垣热土。
      善哉,由也!还是让我等蒲邑后来者为你唱一首赞歌吧:

救匡治蒲铸三善
丰资绰约三千年
见义必为逞刚毅
遇危而拯显雄健
经络河渠丰茂林
纵横阡陌润沃田
所幸仲由开局好
古蒲代代有新篇

 

之十四:青岗夕照

      青岗在县城西北二十里,为龙山文化遗址,岗顶宋靖国元年建有龙泉寺,宣和三年重修,岗下有白莲池、英王墓。登岗“俯望无际,古意苍茫”,向为蒲城内外雅士达人观霞赏晚之佳处,“青岗夕照”赞为古蒲胜景。明万历年间进士成少龙曾有诗《游青岗寺》曰:

迤逦青岗寺
登临曲径幽
闲僧眠海日
野鸟啭云楸
背削千寻岸
前萦万里湫
东来堤影灭
紫气绕禅林

      苍树、曲径、古寺、老僧、归鸟、夕辉,以及远处堤影河踪,头顶紫气萦回,等等。可见当年青岗的妙处。
      而今古寺不存,青岗犹在,乘兴登临,亦有好诗一首:

青岗千仞夕照明
拄杖登临眺蒲城
楼阁浮云天中立
黄河飘带东北倾
荒树归鸟七八只
烟村围田千万垄
高台仰望作何思
欲骑红霞游天庭


 
之十五:杏坛春辉

      古蒲杏坛即县北十里学堂岗圣庙。《长垣志》载:“孔子弦诵于此。有庙,建自前代,元季遭兵火无存。明天顺三年,知县刘宏重建,自为记。前为棂星门,中为大成殿,后有杏坛,左右二亭,曰‘问志’、‘咏归’,后堂曰‘深造’。弘治四年,知县杜启重修。殿内旧设孔子像,以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谓四贤于此言志也。杜以子畏于匡,颜渊后至蒲,子贡执辔,增颜渊、子贡二像,于深造堂左右,增‘成德’、‘达才’二斋。正德八年,知县卢熙增修,有记。改二亭曰‘春风’、‘化雨’。万历二十四年,知县钟崇武重修,邑人都御史李化龙记。”岗顶四周,遍种杏树、古柏数十棵,初春花放,香飘千里,引天下士子儒生迤逦来观,思古朝圣。且看明代苑马寺卿开州王崇庆登岗朝圣之后赋诗赞叹:

      古蒲杏坛即县北十里学堂岗圣庙。《长垣志》载:“孔子弦诵于此。有庙,建自前代,元季遭兵火无存。明天顺三年,知县刘宏重建,自为记。前为棂星门,中为大成殿,后有杏坛,左右二亭,曰‘问志’、‘咏归’,后堂曰‘深造’。弘治四年,知县杜启重修。殿内旧设孔子像,以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谓四贤于此言志也。杜以子畏于匡,颜渊后至蒲,子贡执辔,增颜渊、子贡二像,于深造堂左右,增‘成德’、‘达才’二斋。正德八年,知县卢熙增修,有记。改二亭曰‘春风’、‘化雨’。万历二十四年,知县钟崇武重修,邑人都御史李化龙记。”岗顶四周,遍种杏树、古柏数十棵,初春花放,香飘千里,引天下士子儒生迤逦来观,思古朝圣。且看明代苑马寺卿开州王崇庆登岗朝圣之后赋诗赞叹:

尼父遗祠何处藏
蒲城郭外有高岗
每思衰风自陈迹
况覩获麟空断肠
云去水流樵唱远
春来花落燕泥香
可怜日暮无津问
白首柴扉梦欲狂

      古蒲遗此美地圣迹,实属今人之幸。年来我与建新、文圣、剑华、新发、何亭、庆中等学兄诗友数次虔心登临,仰圣慕贤之中赋诗数首记兴遣怀,今选取拙作一首,以作杏坛之下后来者观。诗曰:

杏花着雨妆初春
柏枝染翠拢轻阴
岗阔千步连青野
坛高百尺接薄云
风轻正见沂上舞
春浓又听林下吟
胸阔长路通天道
世厄岂可困麒麟


 
之十六:竹林烟雨

      古蒲竹林集在今县城东三十五里旧城集。为宋元之际长垣旧治。明《长垣志》载:“竹林烟雨,为邑胜景,今犹多苍树竹林断石,古意森然。元至正八年建有崇录寺、元帝庙、城隍庙、古塔。”“每烟云四起,林木苍茫,鸟声喧杂,令人兴吊古之思焉。”
      昔日城池胜迹,已被大河浊流淹没,仅余黄沙村墟,仍在讲述当年之奢华。干旱之北中原难得一场烟雨,更何况那一片青青竹林。诗曰:

      昔日城池胜迹,已被大河浊流淹没,仅余黄沙村墟,仍在讲述当年之奢华。干旱之北中原难得一场烟雨,更何况那一片青青竹林。诗曰:

竹林烟雨锁大河
烟雨堪比黄沙多
空濛氤氲障天地
苍翠葱茏掩村郭
旧城寂灭青竹茂
古塔寺角枕浪波
竹枝养眼雨润心
六百年里未销磨

 

之十七:烂柯遗梦

      古蒲烂柯台在今县城西耿村,台下建有崔府君庙,俗称府君厅,纪念唐开元年间治水有功之中卫令崔瑗。《长垣志》载:“嘉靖三十五年,知县钟崇武于台之南建团亭,设石棋盘,又南起凭虚阁,修前门,宛然仙境。”《一统志》载:“樵者王质入山伐木,见二童子对弈,坐观,斧柯烂。”概古蒲之烂柯台一如陶潜笔下之武陵桃源,以无说有,似有还无,人心中仙境罢了。古人尚有如此好梦,而今岂可不作一眠?诗曰:

亭毁台没空复空
春草衰尽转秋风
海枯石烂寻常事
半尺木柄何足凭
棋者观者两相痴
一局万局天下同
若教人生从头过
烂柯台上听高风


 
之十八:淘北渔歌

      《长垣志》载:“淘北河在县境南三十里,东流至纸坊集(今属东明)入黄河。咸丰五年六月,黄河决口于北岸铜瓦厢,由盘岗里入县境,将淘北河冲断。咸丰八年及同治二年,黄河两次西移,将淘北河冲没。”昔日淘北河为县域内黄河主要支河,曲流数十里,绿水舔岸,柳荫蒲丰,群鱼跃波,轻舟穿行,一派“北国江南景象。自明及清,邑人李化龙等达人儒士大多于此举桨击流,以“淘北渔歌”入诗。今虽河迹难寻,终是渔歌未灭,正可作诗隔世对唱。诗曰:

万顷沧海变沧田
曲河岂可独自安
当年放歌打渔处
阡陌纵横起尘烟
绿波仅见树上影
白鱼巡游故纸间
清凉渔歌遗微音
聊润渴唇慰心干



之十九:毛潭秋月

      《长垣志》载:“毛潭,黄河泛滥而成,以其上居民有毛姓者,故名。”又载:“毛潭在县东南十五里,水深满,四时不竭。相传中有神物,天旱往往于此致祷;亦多鱼鲜蒲荷,故人称‘毛潭秋月’,为邑一景。自万历丙戌大旱后,浅枯不复衍沃。岂地脉固亦有盈虚欤!”诗曰:

秋潭澄澈意未寒
皎月如轮水上眠
孤舟系柳蒲草静
短亭倒影绿荷闲
古潭如梦秋节好
嘉禾夜香笼轻烟
如此美景可入画
好作夜半枕上看



之二十:春满凤沟

      古蒲胜迹载入《山川志》者唯学堂岗、凤沟。明嘉靖《长垣志》载:“凤沟,在城西四十里。”为域西主要河流,两岸遍植杏林,早春时节,芬芳映水,清香绕柳,为邑人踏青赏春佳处。元代国子助教李凤有诗赞凤沟云:

水边半掩白茅屋
沙上人归红杏岗
风雨蒲城寒食过
凤沟流水落花香

      今步古人后尘,亦作一诗而描摹昔日凤沟景色:

一川春水半坡花
红杏倒影玉枝斜
绿水似止落瓣流
薰风如静清香发
暖阳呈辉沐早柳
紫燕衔泥筑新家
凤沟旧迹遗春梦
蒲城古韵着英华
 
——乙未元霄,夜花灯明。
阅史考据,读文记兴。
胸怀千古,呕心而成。
亦诗亦文,亦叹亦咏。
呈上拙作,求教群公。
请动巨斧,斫朽扶正。
欢迎言辩,可以和颂。
众志一心,兴我蒲城!

上一篇:宋广民文集:一地黄花
下一篇:长 垣 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