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arning: error_log(D:\zxcy.gov.cn\caches\error_log.php): failed to open stream: Permission denied in D:\zxcy.gov.cn\phpcms\libs\functions\global.func.php on line 537

薄暮诗选
日期:2012-08-24 13:40:47   来源:   

风入松(组诗)

布 鞋

布鞋总把一点一滴的空闲
塞在母亲的双手
每纳一针    轻磨一下头发
发上的黑质沿着线
染进鞋帮
那鞋底上的白色
就顺着针
爬满母亲的发丛

阔别老家的头天晚上
母亲把一宿都纳进一双鞋里
我却整夜
想着遥远的爱情

如今我一直穿着皮鞋
迈着大步在城市里忙于生计
一进家门      一挨近
放有那双布鞋的柜子
就不由得蹑手蹑脚
生怕惊动了
远在故乡的母亲

                                 1991.12.26


卷耳•黄鸟•式微

采采耳卷
外面的世界精彩却无奈
许多日子在左右流之中
如水而去

任黄鸟在千里之外止于棘
交交啼血
我归心玄黄
不盈顷筐如何面对深夜
父亲
藤篾边的油灯和油灯边的母亲
手中呻呻吟吟的鞋底
以及你     我的故乡
永远的蓝底白花的深情

不必叠声地念着式微
胡不归我知道就是
天黑了为什么还不回

                                1989.10.30


雪夜深夜来临

雪在深夜骤然来临
偶然还是必须
本无意于洒脱
却这么
            纷纷
                   扬扬
于繁花落尽的时候

归真的极致
任何高度都无法挽留
不等待什么
早已把三春勘破
白茫茫一片世界真干净
还寻找什么
太阳永远如禅的微笑下
来自尘土又归入尘土

雪花是世上唯一
美不可言的花朵
生也太阳     死也太阳
这种生命的态度
只有气质如雪
才能从头至尾地把握
那些世代葬花的素手
又该掬一把怎样的多情
才可奈何
                                1991.12.26

草色遥看近却无

草色遥看近却无     老朋友
在一瓢浊酒里
若隐若现
旧情难忘
又总难记清些什么

旅人     一本发黄的小说
每一页的底部
都能触到春寒
无心听雨
经冬的日子一夜之间发芽
便有什么在骨子里
深刻地流动

风在年轮的边缘一遍遍打磨
远方的消息
花开花落都与我无关
花开花落都与我无关
 
                                   1992.4.2

乳  名

我的乳名     据说是父亲磕烟灰时
随便磕下的     从此
这烟灰样丁点不起眼的小东西
就满院子满山冲蹦踏起来

娘常常像抚摩薯苗
抚摩我的乳名
薯苗是最易成活的庄稼
我也就不知不觉地
长大了

长大了就开始喝墨水
墨水渐渐模糊了乳名     只剩下
斯斯文文的现在的名字
被歪歪扭扭地写在试卷上
正正楷楷地填在毕业证上
那乳名     就像
屋檐下啄衔春泥的燕子
何时飞走了从不曾在意

忽然想起它
是在一首诗的标题下
写下笔名时
扒开成堆的岁月
露出了那瘦瘦的叶苗
想把它拈起来
央在诗歌里
谁知这轻轻地一拈啊
就把养育之恩扯了出来
扯得我的心  生痛


端  午

小心地踩着蛙声
走进五月
南风猫着腰而来
一株艾蒿折断足音
相思隐隐作痛

落日如一只旋转的粽子
溅起万家灯火
绰约的牵牛花吹响
熟稔的麦黄时节
土调满河
欸乃满河
我俯身一拾
尽是扎手的异乡音

新月如眉
描着千种滋味
一颦星点点
雨季骤至
天涯正遥
谁人梦中有我
  
                        1989.6.8


乡思是一种植物

乡思是一种植物
生长在夜色的阑珊的地方
那果实滚烫而苦涩
从眼角熟落
一颗     两颗

不分节令
随便一声似曾相识的鸟鸣
就惹得它疯长
长长的根系
爬满了日历
无论翻过哪一页
都扯得生痛

                   1990.10.19

 

上一篇:长垣地名趣谈
下一篇:宋广民诗选